定陶论坛 http://dtyzcsb.forumotion.com/index.htm

    新疆打工妹性问题调查 对性好奇更是对情感渴望

    分享
    avatar
    dtyz彬至如归
    Admin

    男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09-01-06

    新疆打工妹性问题调查 对性好奇更是对情感渴望

    帖子 由 dtyz彬至如归 于 周三 一月 07, 2009 1:17 am

    性骚扰之痛

    在调查采访中,记者发现从事足疗、美容美发、餐饮等服务业的打工妹极易被顾客进行言语、动作上的骚扰,甚至性侵犯。而这些打工妹由于没有受过专业的劳动知识培训,大都维权意识不强。同时她们也害怕别人知道后,认为她是不干净的女人,宁愿独自承受性骚扰所带来的精神苦闷。

    笑起来有深酒窝的胖女孩秀柯来自四川,自从被同餐厅的男服务生侵犯后,她变得沉默寡言。

    去年秋天的一个上午,秀柯轮休,12人一间的宿舍只有她一人,睡梦中,秀柯感觉到眼前有个人把她的被子掀开了,趴在她身上,她猛地惊醒了,定睛一看,原来是和她一起轮休的男服务员。

    “你要干吗?”秀柯推开他,却不敢大声喊叫。男女宿舍同在一层,有个门隔开,只有晚上才锁,楼下就是餐厅,秀柯害怕别人知道。那天,那个男服务员***了她,秀柯只能默默流泪。

    没过几天,秀柯就辞职了。她几乎崩溃,从没谈过恋爱的她没想过她的第一次竟是这样的。重新换了一家餐厅的秀柯虽然表面上乐呵呵的,但她内心无时无刻不被这个可耻的事折磨着,年仅19岁的她不再幻想爱、相信爱。

    “她们几乎没有避孕常识”

    在针织厂工作的蕾蕾觉得自己就像待在“尼姑庵”:早上10时出工,中午1小时吃饭时间,然后一直工作到晚上9时,10小时不停地站在挡车前织毛衣,非常枯燥。吃了饭,和工友在街边溜达一会儿后,就回到10人一起居住的大宿舍里,没事做就聊天。

    蕾蕾和室友们也会偶尔聊起女性生理期的问题,一天,蕾蕾大声喊,“一定要等到结婚时还保持***之身”,旁边铺位的女孩小声地问,“什么叫***啊”,这让不太懂男女之事的蕾蕾感到惊异,“天哪,还有比我更笨的”。

    蕾蕾所在的工厂并没有开设针对她们的性教育课程,她们也很少上网、看书,几乎没有任何渠道去了解相关知识。

    很多打工妹和蕾蕾一样,在这个敏感话题上缺少来自正规途径的引导。

    在乌鲁木齐火车南站旁,穿过阴暗狭长的地下通道,这片建在山坡上的低矮平房成为外来打工人群的聚集地。每天晚上七八点钟,这里穿梭着年轻的打工妹,她们大多是在火车站商贸城附近打工。

    顺着平缓的山坡往上走,几百米的路程就有四五家破旧的小诊所。一位附近村民指着一家小诊所说,开诊所的外地男人据说以前是兽医,根本没有行医资格,屋内设施简陋,主要从事妇科,做人流,因为在大医院做检查比较贵,囊中羞涩的打工妹大都选择在这样一些小诊所里打胎。

    “这家小诊所曾经停业1年,因为一次做人流时一个女孩大出血死了。为了躲避责任,开诊所的夫妻俩就到外地躲了一年,回来后依旧大门敞开。”村民说。

    在采访中,许多已经有过性行为的打工妹不懂怎么避孕,甚至从没有见过***。

    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计划生育科陈艳春大夫每天要做二三十例引产或人流手术,她发现来做人流的女孩年龄普遍偏小,有的未满18岁,甚至有的女孩经常来做,面孔很熟,她们中有一部分人就是打工妹。陈大夫利用术后指导的间隙和她们聊天,发现她们几乎没有避孕常识。

    “外地打工妹在陌生的城市打工,离开父母的监管,特别是对待性问题方面觉得很茫然,又不敢开口问,极易产生问题,需要社会对她们进行正确的引导,普及基本性知识和避孕常识。”陈大夫说。

    她们为社会所遗忘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社会的关怀并没有辐射到这些年轻女孩身上。

    目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妇联、乌鲁木齐市妇联均未对女性农民工的性问题做过专项调查研究,就连防治艾滋病知识的宣传教育中,专门针对女性农民工的宣教活动也十分有限。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计划生育委员会流动人口管理处处长张鹏程说,针对已婚的流动妇女,每年各区县社区都会开展不同层面的免费避孕节育、生殖健康、优生优育方面的指导和教育,在流动人口聚集区长期设立避孕药具供应点,每年定期为已婚育龄妇女进行双查(查环、查孕)并免费上环、取环,妇科检查。“这些工作主要还未涉及大量流动的未婚妇女。”

    “从官方到民间,大家普遍认为性是不学自会的东西,但事实却是家长羞于开口,生理课上老师闭口不谈,性在打工妹眼里越发神秘莫测。她们的性问题不仅关系到其个人的身心健康,也会引发一系列隐性或显性的社会问题,如性骚扰、性犯罪、***娼卖***、包‘***’现象等等,这直接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是一个值得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吐尔文江说。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疾控中心性-爱中心主任医师李凡说:“新疆目前没有专门针对女性农民工的性问题作专项课题研究,女性农民工在疆内主要集中于服务行业,她们离家时年龄小、阅历低,接受性教育渠道不畅,易出现性问题。但这并非一个部门就能解决,需要社会各方面联动,如餐饮服务部门在培训时可加入相关教育培训、妇联保障妇女权益不受侵害、卫生部门保障其医疗服务……”

    在艾滋病防治方面,李凡说,全球基金第四轮艾滋病预防、中澳艾滋病预防与关怀等项目继续在新疆推广,主要针对高危人群,提供艾滋病安全教育、促进***使用、减少性传播途径,虽然项目将流动人口包含在内,但关注度不高。

    两个女孩不同的人生轨迹

    小梅的堂姐早年就出去打工,1998年冬回甘肃老家探亲时,小梅的父母央求堂姐带上小梅出去见见世面,对于这个年收入1000余元、却要供养四姐弟的家庭来说,大女儿外出打工可为家里减轻些负担。

    同行的还有和小梅同岁,一样刚初中毕业在家闲着的丽丽。

    堂姐在乌鲁木齐火车站附近一幢楼房的地下室开了个小工厂,做包装卫生纸的活计。小梅跟着堂姐,每天和另两个女工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胆大些的丽丽则循着街边的小广告,找到西北路一家小饭馆当上了服务员。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两个女孩开始了不同的生活轨迹。

    小梅觉得那时她更像是堂姐的保姆,不仅没日没夜地工作,每天还要给堂姐家做饭、打扫卫生,一个月却只有三四百元的报酬。

    除了丽丽,小梅没有任何朋友,小厂子闭塞的环境让她常感到孤独。

    丽丽同样感到寂寞,她不爱看书,在小饭馆里除了打扑克,就是看只能收3个台的旧电视,和其他服务员聊天、逛街。

    小梅和丽丽1个月见一次,聊聊近况,逛逛街,她们成了这个陌生城市里最亲的人。

    一年后丽丽突然恋爱了。

    是日久生情,还是迫切需要感情的慰藉?丽丽自己也说不清,反正有人关心她,和她聊天,她就高兴。

    饭馆里的厨师,一个湖南打工仔,向丽丽表白了自己的爱意。当时17岁的丽丽心怦怦跳着,爱情是她极其渴望的。几乎是不假思索,丽丽答应了和他做朋友。

    恋爱后的丽丽,常常是笑嘻嘻的,这让小梅心里多少有点嫉妒,她觉得是外面的世界和爱情改变了丽丽。于是,小梅想自己出去找活干。她拿出1年攒下的2000元积蓄,决定去学理发。

    有一天,丽丽哭着找到她,“出大事了,我以后没脸见人了。”丽丽怀孕了。

    丽丽和男友每次发生性关系都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她没听说过***。

    “打掉孩子吧。”厨师比丽丽大两岁,却也只有19岁,他拉着惊慌失措的丽丽来到医院的妇产科。

    医生做完检查说:“她有严重的贫血,绝不能做人工流产。”

    “怎么办?难道要生下孩子?”男友有些不情愿,而瘦弱的丽丽此时只是在不断地哭泣。

    丽丽的腹部越来越大,她心里害怕,怕回家,怕要强的妈妈、因意外成为聋哑人的爸爸和两个正上学的弟弟被邻居取笑。

    但男友的父母早逝,丽丽家是唯一的归宿。生下孩子,丽丽和男友回到甘肃老家,由不得两个年轻人考虑他们是否合适,就结婚了。母亲默默流泪,骂她不争气。

    看到丽丽经历的一切,小梅庆幸自己还是***,可能是害怕,她对异性没那么渴望了,她觉得“肯定是一往那方面想就会怀孕了”。

    半年的学习后,她分到了大修厂附近一家只有十余平米的理发店实习。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一 十二月 17, 2018 5:56 pm